咨询热线:077-15411071

我国布放400余海洋剖面浮标服务国际社会

▲ 我国在南大洋海域布放Argo浮标近日,从美国圣地亚哥开会第十九次国际Argo资料管理组年会上传到消息,自1999年国际Argo计划在全球布放第一个Argo浮标以来,至今早已相继投入了大约15000个浮标,全球Argo动态海洋观测网中活跃浮标总数早已相似4000个,为国际社会获取了200万幅来自深海大洋的海洋环境图像。

我国布放400余海洋剖面浮标服务国际社会

我国于2002年月重新加入国际Argo计划,Argo数据在我国海洋和大气领域获得广泛应用,截至2018年9月底,我国在太平洋、印度洋以及南大洋、地中海等海域总计布放了423个剖面浮标,取得了50000余条温度、盐度剖面和6700多条溶解氧剖面。搜集海洋信息的“神器” 地球70%以上的面积被海洋覆盖面积,海洋调节着全球气候和水循环,储存着大量二氧化碳和热量。台风、暴雨、旱季等影响极大的天气事件都与海洋息息相关。过去,科学家们观测海洋主要依赖调查船、锚系浮标等传统装备。无法在险恶的海况中展开长年监测,卫星遥感技术则不能监控海洋表面,无法观测海面以下的海水温度、盐度和洋流变化。“利用Argo浮标对很远海域展开倒数的剖面观测,可以协助科学家更佳地理解海洋和天气状况,及其长年变化趋势。”自然资源部第二海洋研究所研究员、中国Argo计划首席科学家、国际Argo指导组成员许建平说道。Argo浮标是一种圆柱体的自浮沉装置,长约1.5米、重45公斤左右。投入入海后,浮标不会自动潜水器至1000米水深,随着洋流飘移若干天(一般为10天),再度潜水器1000米,到达2000米深度后渐渐下降,返回海洋表面,并在下降过程中利用自身装载的电子传感器,逐级测量海水的温度、盐度等数据。从海面到2000米水深范围内,每个浮标可以搜集到最少70层、最少上千层的垂向观测数据,科学家将此称为一条“剖面”。当浮标抵达海面后,不会自动将这条剖面的数据发送给卫星,并由卫星给这条剖面确认方位,再行通过卫星地面接收站将观测到的剖面数据和定位信息并转赠送给浮标用户。之后,浮标不会再度潜水器,转入下一个观测循环,如此周而复始,在茫茫大海上自动运营4年~5年,直到浮标自带的电池消耗为止。一般来说一个浮标在其生存期内可以取得140条~180条剖面。由这些Argo浮标搜集的海洋信息,可在24小时内通过卫星和互联网传送给遍及世界各地的科学家。助力海洋精细化预报 国际Argo计划创建的“全球Argo 动态海洋观测网”是由大气、海洋等领域的科学家于1998年发售的全球海洋观测试验项目,目的解决问题提供海面以下海洋环境数据的难题,较慢、精确、大范围地搜集全球海洋上层的海水温度、盐度剖面资料,以提升预报精度,有效地防卫气候灾害。Argo观测网是全球海洋观测系统的最重要组成部分。为掌控全球和区域海平面、海洋热含量、海洋酸化和氧气的较慢演进趋势,迫切需要大大监测具备充足时空分辨率的全球物理海洋和生物地球化学环境要素的变化。随着Argo观测网的大大升级,人们对海洋、气候变化的评估能力和了解大大提升,并通过改良分析预报模型及参数,更进一步提高对海洋和天气、气候的业务化预测水平,从而更佳地监控气候变化和海洋生态系统状况。海洋热量、淡水和生物地球化学等观测资料的动态同化,还能进一步提高短期预报水平,这对农业、水产养殖业、渔业、海洋石油和天然气等气候脆弱产业的持续发展至关重要。海洋吸取了气候系统90%以上的热量,其中75%和15%分别储存在2000米以上和2000米以下的水层中。科学家利用Argo数据可以精确地估计海洋热含量及其产于与变化,还可以用来估计因海水热膨胀对全球海平面下降导致的影响。Argo浮标是台风海域现场观测的有效地手段。其数据被世界各地气象和海洋环境预报中心应用于。研究人员将Argo浮标搜集到的动态海洋次表层数据,放入数值模式或预测模型中,使得预测预报的准确度有了明显提高。我国积极参与“Argo计划” 目前,全球参予国际Argo计划的国家和团体超过40个,其中大约18个国家在后勤保障和布放船只等方面给与了长年反对。国际Argo指导组牵头主席苏珊认为:“没世界各国的通力合作,国际Argo计划就无法获得现在的成就”。我国于2002年1月月重新加入国际Argo计划,沦为时隔美国、法国、日本、英国、韩国、德国、澳大利亚和加拿大之后第9个重新加入该计划的国家。截至2018年9月底,中国在太平洋、印度洋及南大洋、地中海等海域总计布放了423个剖面浮标,取得了50000余条温度、盐度剖面和6700多条溶解氧剖面,并保持了一个由100多个浮标构成的中国Argo大洋观测网,我国Argo动态海洋观测系统基础平台早已沦为全球Argo动态海洋观测网中的最重要组成部分。重新加入国际Argo计划当年,中国Argo动态资料中心在杭州创建,并在国际上首度明确提出利用船载温盐浅仪观测的现场剖面资料校正Argo资料的技术和方法,创建了针对有所不同类型剖面浮标的数据接管与解码、校正处置与质量掌控、互相交换发给与分享服务系统,有效地提升了Argo资料的质量,符合了国际Argo计划明确提出的观测精度拒绝,使得我国沦为国际上9个有能力向全球Argo资料中心递交经动态、延时质量掌控资料的国家之一。2015年,我国在浙江杭州创立“北斗剖面浮标数据服务中心”,该中心不具备大批量接管、处置和分级发给北斗剖面浮标观测数据的能力,并构建了业务化运营,可以保证观测资料的质量及其可靠性和一致性。不仅构建了我国海洋观测仪器用作国际大型海上合作调查计划“零”的突破,也使该中心沦为世界上3个有能力为全球Argo观测网获取剖面浮标观测数据服务的国家平台之一。北斗卫星导航系统也因此沦为服务于全球海洋观测网的3大卫星系统之一。我国经质量掌控的Argo数据及其研制的派生数据产品,可供国内外用户免费iTunes分享,已被普遍应用于我国海洋和天气、气候科学领域的基础研究及预测预报中,在改良和提升预测预报仿真效果和精度上起着了举足轻重的起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