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077-15411071

环境公益诉讼6万件/年,检察院如何硬碰硬但不撕破脸?

环境公益诉讼6万件/年,检察院如何硬碰硬但不撕破脸?

不仅能与行政系统“硬碰硬”,行政公益诉讼的威慑力,有时还能促成地方政府部门产生管理合力,甚至有政府部门主动找上门。随着检察系统环境公益诉讼的发展,环保的组织驳回环境公益诉讼的意愿不如前几年积极主动,“期望能实施涉及反对希望政策”。2018年9月,安徽省芜湖市三山区人民检察院工作人员向市民宣传公益诉讼法律科学知识。(IC Photo / 图)“过去一谈环保,就是环保部门一家单打独斗,小马拉大车。现在情况几乎逆了,大家共同努力来打污染防治攻坚战。最高检就是个典型的例子。”2019年3月11日,生态环境部部长李干杰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举办的记者会上说道,“我们尤其赞许,也特别感谢最高检。”第二天,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张军在向全国人大不作报告时,晒出了2018年拓展公益诉讼的“成绩单”:全年共计立案办理牵涉到生态环境和资源维护的公益诉讼案件59312件,通过办案,敦促管理被污染损坏的耕地、湿地、林地、草原211万亩,敦促清扫固体废物、生活垃圾2000万吨,追偿修缮生态、治理环境费用30亿元。检察系统参予生态环境公益诉讼,不仅象征物着大环保合力,也是监察体制改革后检察院自身的一项重点工程。这项工作既有数字展示出的明显成就,也仍面对重重挑战。行政公益诉讼是重点据湖北仙桃市检察院的一篇文章,检察院的公益诉讼尝试,可以追溯到1996年河南省方城县的一起国有资产萎缩案。

环境公益诉讼6万件/年,检察院如何硬碰硬但不撕破脸?

当地检察院从职务犯罪角度展开调查,找到孙家不道德并不构成犯罪,于是尝试自己以原告身份展开民事控告,取得胜诉,在当时导致震撼,被称作“方城经验”。2015年,全国人大常委会许可最高人民检察院在广东、江苏、贵州等13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积极开展试点工作,民事公益诉讼容许在环境和资源维护、食品药品安全性两个领域积极开展探寻,行政公益诉讼的范围则为生态环境和资源维护、食品药品安全性、国有财产维护、国有土地使用权转让等领域。两类诉讼中,环保都是重中之重。试点开始后,全国各地检察院每年驳回的公益诉讼从几十件攀升至数万件,其中环境类案件数量占到一半以上。在环保的组织“大自然之友”环境法律顾问葛枫显然,检察院展开环境公益诉讼,享有独有优势――人员具备侦办案件的专业素养与经验,且体系完备,队伍可观,可以了解到国内各个角落,这些是以往环境公益诉讼的主体环保的组织所不具备的。更大的变化在于,此举孕育出了行政公益诉讼这一新事物――检察院可以代表公共环境利益,对行政系统驳回公益诉讼。“社会的组织不能民告民,只有通过检察院才能构建‘官告官’,对行政系统构建监督。”葛枫说道。对行政系统的检察监督,本身也是检察机关最推崇的职责之一。丁墨(化名)是试点地区一位检察院的工作人员,试点方案出来,他们就理解出有行政公益诉讼是重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在2018年检察系统立案办理的59312件环境公益诉讼案件中,行政公益诉讼案件占比为97%。在机构设置上,最高检已成立公益诉讼厅,一些省检察院已成立公益诉讼处,与传统的民事行政监察处、刑事继续执行检察处平行。“检察院非常重视公益诉讼这项工作,将之视作一个新的职能。”丁墨告诉他南方周末记者,监察体制改革后,检察院中的反贪局、反渎局被直管至新的成立的监察委,“检察院期望能通过公益诉讼,拓展新的领域”。2016年6月,在贵州铜仁,江口县检察院找到,一家矿业公司在梵净山保护区内违法矿业,但取得了铜仁市国土局违法派发矿业许可证,梵净山保护区管理局亦并未遵守有效地监管。

环境公益诉讼6万件/年,检察院如何硬碰硬但不撕破脸?

但江口县检察院向两个单位收到检察建议后,铜仁市国土局坚称均须,保护区管理局虽责令该公司拆毁建筑物、完全恢复林地,但未获得实际继续执行。江口县检察院欲对两家单位驳回公益诉讼,并最后取得胜诉。裁决生效后,铜仁市国土局即委托有资质的团队制订了环境治理完全恢复方案,铜仁市、江口县两级检察机关对两被告的裁决遵守情况展开全程追踪监督。

环境公益诉讼6万件/年,检察院如何硬碰硬但不撕破脸?

不仅能与行政系统“硬碰硬”,行政公益诉讼的威慑力,有时还能促成地方政府部门产生管理合力,甚至有政府部门主动找上门。在湖北黄石市,有人在磁湖上私搭乘建筑物、展开鱼塘养殖。拆毁违章建筑和交还鱼塘牵涉到黄石市园林局、市国土局、下陆区城管局等五个行政单位。2018年5月,黄石市国土局和下陆区城管局主动与市检察院接入,在接到西塞山区检察院检察建议后,五家单位制订了牵头执法人员行动,最后密码了14年之久的“老大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