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077-15411071

气候赌场里的经济学解决之道

在马德里开会第25届气候变化大会之际,新的翻看了201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耶鲁大学教授诺德豪斯的《气候赌场》一书(中文版,东方出版发行中心,2019),感到从经济学框架中找寻全球气候变化应付途径的最重要意义。2007年耶鲁大学曾多次举行过一场十分知名的气候变化经济学研讨会,会上争辩的焦点是,在气候变化应付中应当使用何种“贴现率”,其中争辩的一方是来自于英国的斯特恩(也就是知名的气候变化经济学《斯特恩报告》作者),他主张要使用较高的贴现率,而争辩的另一方则是来自于美国耶鲁大学的斯特林讲座教授,诺德豪斯,他也是2018年经济学诺奖的获得者,以及于今年8月29日去世的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马丁?魏茨曼,诺德豪斯教授和魏茨曼教授都长年专门从事环境经济学研究,是环境经济学领域尤为最重要的学者,对诸多环境经济理论具有引人注目的贡献,他们主张在气候变化应付过程中使用较低的贴现率。只不过,有关气候变化应付领域中的贴现率之争,只是气候变化经济学的一个“伪命题”,其背后更为重要的另一个命题则是气候变化应付过程中的“不确定性”问题。也正是基于对“不确定性”问题的分析,诺德豪斯教授在其新书《气候赌场》(英文版2013年出版发行,中文版2019年出版发行)中将人类面对的气候变化比喻为一个赌场,人类能否在赌场中取得胜利,或者索性走进这个赌场,就各不相同如何晃动手中的“骰子”(气候变化经济学工具)。那人类怎么才能解决不确定性,从而在赌场中取得胜利呢?诺德豪斯教授只不过在书名的副标题中早已得出了答案,副标题是“全球气候变化的风险、不确定性与经济学”,这个答案就是用经济学的方法来分析气候变化不确定性问题,并得出应付之策。作为经济学诺奖得主,诺德豪斯在《气候赌场》一书中全面阐述了通过经济学分析框架与气候变化问题的极致融合来解决问题“不确定性”的思想体系。第一,将经济学分析框架应用于到气候变化问题;诺德豪斯将气候变化因素划入索洛经济快速增长模型,从而建构了整个气候变化经济学的分析框架。首先,诺德豪斯在索洛经济快速增长模型的基础上融合气候变化问题做到了三重机制拓展。其一,经济活动的碳排放如何影响大气中的碳浓度;其二,大气中的碳浓度如何通过强化能量电磁辐射影响全球平均气温;其三,全球平均气温的变化又如何对人类的经济活动和福利产生各种影响(主要反映为“伤害”)。

气候赌场里的经济学解决之道

如果再行再加碳减排政策对经济活动碳排放的影响机制,诺德豪斯所明确提出的综合评估模型实质上包括了四重影响机制,最后,他将这四重影响机制划入同一个模型中,构成了动态综合评估模型(DICE模型)。其中的“动态”所指的是该模型所评估的是有所不同经济快速增长路径所产生的跨期福利影响。在这个动态模型中,人类社会经济活动所导致的碳排放通过一个链条影响未来福利:碳排放→碳浓度→全球气候变化→经济损失,这个链条本身反映了全球层面上市场经济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的外部性和失灵。而特别是在最重要的是,通过动态综合评估模型,我们可以在新的古典经济快速增长框架内,对气候变化所导致的跨期福利影响展开定量的计算出来和较为。也就是说,诺德豪斯所明确提出的动态综合评估模型并不是对索洛经济快速增长模型的背离,而是将气候变化这个经济快速增长约束性问题内生化到新的古典的经济快速增长分析框架中,这似乎是诺德豪斯对新的古典经济快速增长分析框架与气候变化经济学展开双向拓展所构成的最重要贡献。其次,诺德豪斯通过引进贴现率将时间因素划入应付气候变化的分析过程,也就是将时间价值引进到一般平衡分析的框架中。引进贴现率因素本身并不新奇,其中的关键是采行何种水平的贴现率。在诺德豪斯显然,这个贴现率水平无法过分高估,只有合乎社会贴现率的长时间水平才不足以回溯出有拟合的政策,否则就不会构成“(现在的)穷人补贴(未来的)富人”长条现象。上述两点对于还包括气候变化应付在内环境保护具有最重要救赎,即要将经济因素划入到环境保护的决策中,同时构建环境部门与经济部门的双重平衡(拟合)。否则,过度特别强调某个方面的结果将不仅伤害该部门自身,还不会伤害到整体福利的优化。此外,诺德豪斯还十分特别强调市场工具(环境经济政策工具)在应付气候变化中的起到;诺德豪斯论证了有所不同气候变化应付情景下的福利效果,他明确提出在急剧应付的情境下,采行碳税等政策将不利于构建福利的最大化,本质上而言,碳税的实质是对碳排放展开定价,这就是典型的基于市场的环境经济政策工具。这一工具的仅次于特点在于,将碳排放作为经济要素划入经济快速增长过程,由市场(而不是政府)来对其展开定价,并自由选择拟合的定价水平。在此,诺德豪斯教授指出市场的有效性(定价的合理性)不会协助构建应付气候变化所需的节能减排,出有清市场。

气候赌场里的经济学解决之道

当然,要做这一点并不更容易,必需在碳社会成本、排放量成本等方面展开科学的核算。不过,特别强调市场工具的理念是某种程度可以限于于其他环境保护的领域。最后,诺德豪斯的分析框架还非常重视政策本身的效益(效率)问题;在他显然,明确提出制订和实行应付温室效应的政策时,要以更为慎重的态度权衡气候变化与排放量政策的利弊得失。为此,诺德豪斯开创性地明确提出了一个简单的经济模型,借以分析地评估目的减缓气候气候变化的政策,其中的基本思路是估算可选政策未来的成本与收益并计算出来现值,线性规划的排放量政策可以使净收益仅次于,也就是成本与收益边际大于。这一点对于当前的环境保护特别是在最重要,我们无法计代价地实行某些环境保护政策,而是有适当展开成本收益分析,以此来要求政策实行的“度”。总体上,诺德豪斯首先建构的气候变化经济学分析框架首创了环境经济学研究的最重要领域,奠下了气候变化经济学领域的理论基础,对推展环境经济学学科的发展具有最重要的贡献。

气候赌场里的经济学解决之道

第二,解决问题“不确定性”问题;诺德豪斯接下来考虑到的是如何处置模型参数的不确定性,解决问题这个问题的办法在于确认参数的概率分布,并在每种参数产于人组基础上解法模型。诺德豪斯(2017)利用DICE/RICE模型针对五个具备不确定性的参数做到了敏感性分析。一是损失函数中温度平方的系数,二是总生产率的增长速度,三是技术变革带给减碳亲率,四是气候变化敏感度,五是中间层碳库MU的碳储存能力。诺德豪斯对5个参数分别确认了五分位概率分布,产生55 = 3125个有可能的参数人组,并对每一种人组都展开了解法,进而积极开展福利线性规划的计算出来。例如,以2015年为初始时期,假如拟合碳税平均值为32.5美元/吨二氧化碳,标准差为28.6美元,在缺少大力气候变化应付政策的情况下,2100年的温度平均值将减少4.2℃,标准偏差为1.12℃。第三,明确提出应付气候变化的政策;诺德豪斯对气候变化经济学的另外一个最重要贡献在于明确提出了具体的气候变化应付政策,如果仔细观察当前气候变化应付的政策实践中,我们可以找到这些政策实践中与诺德豪斯所明确提出政策建议的密切关联。在气候变化动态综合评估模型中,诺德豪斯的分析认为,正是由于碳排放所带给的外部成本低于社会从碳排放中所取得收益,导致社会福利的损失,因此有适当通过外部政策介入,让碳排放者来分担边际的废气成本,即构建外部成本的内部化。尽管模型本身并没解释应当采行哪种政策工具(碳税或碳排放权交易)来构建外部成本内部化,但诺德豪斯具体了一点原则,即必需碳税或碳排放权交易都必需构建全球性覆盖面积。如,制订全球碳税,将所有国家和地区都划入到碳税体系中,在此情况下,碳税和碳排放权交易的效果只不过是等价的。从目前的实际情况看,实行或计划实行碳定价方案的国家和地区仅有覆盖面积了全球大约20%的排放量,相比之下没构建诺德豪斯理想中的全覆盖面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