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077-15411071

经历了核污染的废墟,竟成了野生动物的“天堂”?

经历了核污染的废墟,竟成了野生动物的“天堂”?

“电磁辐射固然危害,但论述对野生动植物种群的毁灭性,世界上最相当严重的核泄漏事故却不及人类的日常活动。” 来自美国德克萨斯理工大学(Texas Tech University)的罗伯特·贝克(Robert Baker)教授如是说。在地球上,有这样一处地方:那里有村庄、有街道、有学校、也有游乐场,却惟独看到临死前修建它们的人类。这大约是地球上人口密度大于的现代建筑区之一,因为三十二年前,在这片看起来宁静的土地上,曾首演过人类迄今为止尤为惨重的一次核泄漏事故――这里就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切尔诺贝利禁区。1986年以前的市政厅,目前是隔离区电磁辐射控制中心。 图片:Clay Gilliland / Flickr灾难切尔诺贝利(Chernobyl),是乌克兰与白俄罗斯交界以南的一座小镇。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苏联在那里修建了一座由四个反应堆构成的核电站。1986年4月26日凌晨,由于技术员操作失误,再行再加反应堆本身在设计上不存在着缺失,四号反应堆再次发生了两次大爆炸,导致反应堆损坏,大量的放射性物质逃离现场而出有,引起了骇人听闻的切尔诺贝利核泄漏事故。切尔诺贝利是乌克兰基辅州北部的城市,座落乌克兰和白俄罗斯的边境附近。图片:world-nuclear.org切尔诺贝利反应堆里放射性物质的强度究竟有多大呢?这么说道吧:半分钟的曝露,一周后你不会头晕目眩、四肢力弱;两分钟的曝露,你的体内不会迅速开始大出血;四分钟的曝露,你将感冒、腹泻、呕吐好比;五分钟的曝露,很意外,你只余两天在人间。事故过后,核区附近将近12万居民被撤离。苏联政府相继开会了数十万的“清扫人”,前仆后继,匆匆将损毁的反应堆用混凝土石棺封印一起,期望可以借以掌控瓦解的核辐射。一时间,切尔诺贝利一带――还包括乌克兰和白俄罗斯的总计4750平方千米的土地,沦落人类禁区。被损坏的四号反应堆。图片:IAEA苏联解体后,乌克兰政府之后用于剩下未受损的反应堆发电作业,2000年12月完全重开,直到2018年5月才已完成损毁反应堆的最后处置工作。“地狱”核泄漏再次发生之后,受到影响某种程度是人类,各种生物也未能幸免。家畜随着人类一道撤离了禁区,但仍有一部分受到了反感的电磁辐射影响。事故再次发生早期最相当严重的电磁辐射来自半衰期为八天的碘-131――人和动物不会从空气中排出碘-131,并富含在甲状腺处,造成甲状腺的组织迅速经常出现癌变,最后丧命。事故再次发生后旋即,核电站周边林区树木的树叶由于受到低剂量的电磁辐射,叶片衰败成红棕色。于是,切尔诺贝利一带的林区好像被恶魔恶魔一般,变为一片怪异的“红色森林”。禁区内不受电磁辐射而杀的树叶。图片:chernobylguide.com哺乳动物被指出是对电磁辐射尤为脆弱的动物类群之一。研究人员找到,生活在禁区白俄罗斯境内的啮齿类动物,染色体畸变的频率显著下降。不过由于风力、雨水等因素,曝露在空气中的放射性物质在环境中的沉积并非均匀分布,这让生活在切尔诺贝利核区周边一带的啮齿类动物受到的影响比较较小。空中飞翔的鸟类,也未能脱逃电磁辐射的魔爪。它们的遭遇无非让人触目惊心――外形畸变、白内障时有发生、精子发育出现异常等,这些都造成了鸟类种群数量大幅度增加。不受电磁辐射后,家燕(Hirundo rustica)外形的畸变:A为长时间形态,B~D为部分经常出现白化的羽毛,E和F为变形的喙,G为变形的气囊,H和I为倾斜的尾羽。图片:A.P M.ller et al. /Biol. Lett. (2007)无脊椎动物的境遇也很差劲。在放射性物质污染过的森林土壤中,无脊椎动物的多样性急遽减少。反感的电磁辐射造成森林里蜻蜓、蜜蜂、蝴蝶等昆虫以及蜘蛛数量的骤减。水生动物某种程度遭到了相当严重的危害。人们找到切尔诺贝利加热水库中的鲢鱼经常出现了大量不孕和性腺出现异常的现象。白俄罗斯博斯托克湖中淡水螺的染色体再次发生畸变的频率也显著增高。研究中的淡水椎实螺(Lymnaea stagnalis)是一种不会排便空气的大型淡水螺。图片:Hans Leijnse / NIS / Minden Pictures重生核泄漏再次发生之后,在反感的电磁辐射起到下,野生动物的存活状况的确迅速遭到了毁灭性的重创。至今,时光早已静静流过了三十余年。三十年,正是主要的放射性物质铯-137的半衰期。那么,生活在切尔诺贝利禁区的野生动物,销声匿迹了吗?禁区,不会最后沦落没什么生命迹象的不毛之地吗?为此,有不少科学家了解禁区,进行了详细的调查。英国的研究团队通过在野外设置红外照相机,在切尔诺贝利禁区捕捉到了一系列令人倍感车祸的画面:照相机镜头里络绎不绝地经常出现了欧洲獾、欧亚河狸、欧亚猞猁、灰狼、狸、赤鹿、赤狐、狍以及野猪等动物。值得一提的是,通过照相机他们还搜集到棕熊重回该地区的证据,并摄制到禁区乌克兰境内首次经常出现的欧洲野牛的身影。一只游荡在切尔诺贝利附近的猞猁。图片:Sergey Gaschak照相机捕捉到的狼群。

经历了核污染的废墟,竟成了野生动物的“天堂”?

图片:chernobylguide.com正在饮水的野牛。 图片:www.usatoday.com上世纪九十年代末,人们曾向禁区乌克兰境内引入了约30匹濒临灭绝的普氏野马。此次调查中,研究人员不仅看见了之前引入的被标记的个体,同时还找到了若干并未标记的成年野马和小马驹。这解释普氏野马的种群或许正在大大发展壮大中。禁区内的普氏野马群。图片:chernobylguide.com除了哺乳动物,镜头同时也记录下了一些受保护的鸟类,比如黑鹳、金雕和白尾海雕。在这片被电磁辐射弥漫的“可怕之地”,幸运地看到这些动植物鸟类飞翔的英姿,无非令人惊诧。禁区内找到的乌雕雏鸟。 图片:theguardian.com白尾海雕幼鸟。 图片:IAEA而另一支由多国科学家构成的国际团队,则了解禁区白俄罗斯境内,通过空中的直升机眺望,并搜集动物在雪地上的脚印,对野生动物的数量展开了大规模统计资料。在长达五个星期的调查中,研究人员找到禁区里的麋鹿、狍、赤鹿和野猪的数量,竟然与其它四个并未不受核污染的自然保护区里的动物数量相差无几。除此之外,或许是没人类狩猎的缘故,狼群的密度比起并未不受核污染的地区竟然高达了七倍之多。由于狼正处于食物链顶端,它们的数量减少是整个生态系统正处于身体健康状态的一个较好迹象。禁区内一群野猪经过一个荒废的村庄。图片:theguardian.com这些令人伤心的找到,或许让人们看到了一道期望的曙光――切尔诺贝利的野生动物并没消失只剩,而是难以置信地兴盛了一起。救赎灾难过去了三十余年,尽管某些动物个体的健康状况依旧不容乐观,比如活动范围比较辽阔的鸟类,不受电磁辐射的影响仍在持续再次发生,近几年白化病、肿瘤、白内障和雄性不育等恶性肿瘤依旧频现,但切尔诺贝利禁区最后没像人们之前想象的那样,沦为被死神接管的地狱。不可否认的是,核辐射依旧会是长年威胁生物体的隐形刺客――正如《切尔诺贝利:一部悲剧史》的作者,哈佛大学乌克兰史专家沙希利·浦洛基(Serhii Plokhii)所说的那样:“当它安然无恙时,核能是世界上最洁净的能源;一旦事故再次发生,核能又是世界上最可怕的能源。”图片:pixabay不过有一点难过的是,禁区内许多其它野生动物的种群正在渐渐完全恢复发展壮大中,甚至还有若干新物种和珍稀动物的身影。切尔诺贝利,或许摇身一变,出了野生动物的庇护所,这大约是人类在此次灾难之后听见的最差的消息吧。驼鹿母子。 图片:ifescience.com如今,在这片缺乏了人类活动――没农耕、伐木和狩猎的土地上,野生动物日益兴盛,否向人们道出了一个令人尴尬的现状:怎么会在2020-03-08 ,只有“人类禁区”,才更加有可能沦为确实的“动物天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