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077-15411071

养老金收支凸显地区不平衡 陕西等6省2015年收不抵支

养老金收支凸显地区不平衡 陕西等6省2015年收不抵支

简介:2015年3月,全国两会期间,黑龙江省省长陆昊曾在发言中明确提出,当地养老金奉养比(编者注:即抚养比,指参保职工人数与发给养老保险待遇人数的比值)超过了1.42:1。正在现场参与黑龙江代表团审查会的李克强总理马上告知:“现在有养老金当期欠发的问题吗?”陆昊直言:“今年(2015年)没问题,但明年、后年可能会经常出现艰难。”2016年8月,人社部社会保险事业管理中心公布《中国社会保险发展年度报告2015》(下称《报告》),其中透露的数据印证了陆昊对于黑龙江养老金收支情况严峻的辨别。养老金收支突显地区“不均衡”;陕西等6省份当期收不抵支《报告》表明,截至2015年底,企业参保离退休人数增幅为6.5%,再次低于企业参保职工人数2.7%的增幅,沿袭了2012年来的趋势,并由此造成抚养比倒数4年下降,于2015年超过2.88:1。如果说将近三位企业养老保险参保职工布施一位企业退休者体现了人口老龄化的趋势,那么《报告》所呈现出的各地养老金收支情况的不均衡则堪称贯彻的“担忧”。以抚养比、结余与可缴纳月数三个指标取决于养老金收支情况,《报告》透露的数据表明,广东以9.74:1的抚养比位列全国首位,其6158亿元的结余堪称可可供缴纳52.8个月。相比之下,黑龙江的抚养比则是1.33:1,而88亿元的结余专供缴纳一个月。此外,2015年,黑龙江企业养老保险基金收益925亿元,开支1108亿元,之后当期收不抵支。此前,黑龙江省财政厅社会保障处长冯广栋拒绝接受媒体专访时回应,随着人口老龄化问题的激化和奉养比的大幅攀高,近年来养老保险不可持续问题已更加凸显。从2011年起,养老金当期就开始经常出现进不抵支,且缺口大幅增大。黑龙江当地企业,尤其是国企,早已显著感受到养老金收支情况好转所带给的压力。8月初,中国社会保障学会曾的组织调研组回国黑龙江积极开展养老保险专题调研,参予此次调研的北京大学教授李玲回应,当地企业养老金的缴费率可超过22%。“我们调研的一个民营企业大约只给三分之一的员工缴付,可以通过签定短期合约等方式躲避,但国企不了躲避这些开销,越是这样国企压力越大,也就越无法发展。”而就在8月8日,国务院印发《减少实体经济企业成本工作方案》,减少企业社保缴付比例毫无疑问是已完成“三去一叛一调补”中“一叛”的最重要手段,方案中提到,从2016年5月1日起,对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付比例多达20%的省份,将单位缴付比例降到20%,单位缴付比例为20%且2015年底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总计结余可缴纳月数多达9个月的省份,可以阶段性将单位缴付比例减少至19%。只不过,广东与黑龙江的对比只是各地区养老金收支不均衡最极端的展现出。就在广东、北京等省份养老保险基金比较充足、来源平稳的同时,2015年,全国共计湖北、甘肃、辽宁、重庆、四川、内蒙古、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吉林、黑龙江等9个省份的抚养比将近2:1;湖北、天津、陕西、辽宁、河北、青海、吉林、新疆生产建设兵团、黑龙江等9个省份的可缴纳月数高于10个月水平;陕西、青海、河北、黑龙江、吉林、辽宁等6个省份当期收不抵支。李玲回应,养老保险面对困境不单是黑龙江的问题,而是整体制度设计的问题。怎么把“小水塘”变成“汪洋大海”?李玲所言的“整体制度设计问题”的最重要反映乃是还包括养老保险在内的社保专责层次较低,没构建全国专责,而这才是解决问题还包括黑龙江在内的地区养老金收支不均衡问题的关键。她做到了这样一个比喻,社会保障制度应当起着将人们组织起来共计担风险的功能,蓄水池越大,承担风险的能力就就越强劲。“13亿人本是‘汪洋大海’,享有很强的承担风险能力,但如果社保以县为单位展开专责,相等变为了2700多个‘小水塘’,其承担风险的能力十分受限。”除去减少承担风险的能力外,中央财经大学教授诸福灵曾在2012年回应,尽管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实施省级核算,但结存基金代为存储在市(地)县一级,构成了1000多个小规模基金,缺乏保值电子货币机制和手段,升值相当严重。根据统计资料,2007—2008年的养老保险基金的平均值利息率分别为1.79%和2.16%,高于一年期存款利息率水平。此外,李玲指出没能构建全国专责还不会导致地区间的不公平,比如很多在东南沿海省份打零工并在当地缴付的劳动力就来自东北;同时也不会妨碍劳动力的权利流动。只不过,国家仍然在推展基础养老金专责层次的提高。2007年,原劳动和社会保障部、财政部牵头印发《关于前进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省级专责有关问题的通报》;“全面落实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省级专责,构建基础养老金全国专责”在2011年3月之后经常出现在“十二五”规划纲要中;而今年3月发布的“十三五”规划纲要某种程度明确提出,构建职工基础养老金全国专责。但现实中,只有不多的省份构建了确实的省级专责。提升养老金的专责层次为什么那么无以?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聂日明曾撰文认为两大冲突:一是区域之间的冲突,全国专责在实际操作中,可能会经常出现将广东盈余的养老基金投入到养老基金正处于亏空状态的黑龙江,这不致引起广东的声浪;二是中央与地方之间的冲突。全国专责的实际是中央要掌控一部分基金,对各地养老基金的管理收权,在区域之间调剂用于,似乎并非易事。对于第一个问题,李玲明确提出可以采行渐渐过渡性的方式,对于各个地区间的差异,可以在基础养老保险全国专责的基础上,允许各地区展开“额外”的调整。而从将来来看,她建议转变现行的缴付制度,税社保税,将个人退休金的多寡与贡献挂勾。而对于第二点冲突,国务院于8月24日公布的《国务院关于前进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开支责任区分改革的指导意见》中,将基本养老保险列为“中央与地方联合财政事权区分情况区分开支责任”的范畴,明确提出可以研究制订全国统一标准,并由中央与地方按比例或以中央居多分担开支责任。这被外界理解为为养老金的全国专责“铺路”。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人社部部长尹蔚民曾回应,实行养老保险全国专责是解决问题养老金收益均衡问题的途径之一,而明确方案则是力争在今年年底实施。声明:凡本网车站标明“来源:沃保网”的文章,版权均属沃保网所有,如须要刊登,请求再行读者《内容刊登许可解释》,按照涉及规定取得许可。予以许可,禁令刊登、摘编,如有违背,追究责任法律责任;资讯内容中如有提到保险产品信息仅供参考,明确请以保险公司官方月条款不尽相同;如有牵涉到信息准确性偏差,请求联系沃保官方客服。